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潍坊冯小刚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11:43:1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潍坊冯小刚白癜风,滨州能不能治疗白癜风,外伤能导致白癜风吗,安徽白癜风主要症状,云南白癜风好治愈吗,北京看白癜风哪间医院效果好,斗六白癜风医院

  昆明南工务段弥勒桥路工区工长赵云龙与90后工友们在南盘江特大桥拱圈上合影。昆明铁路局供图 邓瑜 摄

  新华网北京4月28日电(聂晨静)“手套一双,检查锤一把,石笔一支,钢卷尺一个,记录本一本,手电筒一个,安全带一副……”同往常一样,在南盘江特大桥主桥墩的桩承台上,赵云龙正带领工友们检查上桥装备。十分钟后,五个90后桥隧工爬上了大桥拱圈顶部。高空峡谷风急声劲,从约80层楼的高度俯瞰,南盘江蜿蜒而过。

  赵云龙的日常工作之一,是在大桥拱圈外部仔细检查是否有掉漆、裂纹、破损等病害并及时记录。新华网 聂晨静 摄

  高空“听音”除病害 :他们是大桥的医生

  对大桥的检查,分内外两部分:首先查看桥面、桥墩以及拱圈外部是否有掉漆、裂纹和破损;然后钻进拱圈内部,凭着昏暗的手电筒光,检查劲性骨架各部位是否脱焊,以及骨架与钢管的承力部位是否有错开、断裂等现象。

  在拱圈顶部,赵云龙低头蹲行,看到一处裂纹,立马用锤子轻敲。“声音有讲究。如果‘梆梆梆’,就说明只是表面裂纹,需要长期记录观察;如果是‘硿硿硿’闷响的声音,就基本能确定里面出现了脱壳,需要把病害解决掉,否则酸雨渗进去会对混凝土有腐蚀。”

  长期工作积累出高空“听音”的本领,赵云龙不放过每一个细小的裂纹,并将其比作人身上划破的“小伤口”,“虽然是很小很小的伤,但许多大问题都是由小病害发展而成”。

  赵云龙说,除开大风雨天气,平时每一趟高铁列车驶经南盘江特大桥时,都可以全速通过,而不用限速。“我们确保了每一趟车、每一位旅客的安全,想一想就会有一种自豪感。”

  作为工长,赵云龙表示自己与同龄工友们的相处更像是“兄弟、亲人”。图为上桥作业前,赵云龙(前左一)帮助工友检查安全带。新华网 聂晨静 摄

  人迹罕至的大山 是他们活跃的舞台

  1990年出生的赵云龙,是昆明南工务段弥勒桥路工区的工长。2016年12月云桂高铁全线开通后,赵云龙和8个工友们就负责普者黑站至石林西站区间桥、隧、涵、路基等检测养护。南盘江特大桥作为咽喉要道,是重点养护对象之一。

  不同于对拱圈的“点外”作业,对大桥桥面的养护,只能在夜间“天窗”时段进行,11点半到凌晨3点半,连续4小时作业。从工区到大桥的山路,来回需要4个小时左右。晚上不到8点,桥隧工们出发时星光点点,而回到工区时已经晨光微曦。“辛苦还是辛苦的,但为了确保线路安全,辛苦也值得。”赵云龙的工友、25岁的董赵波说话时略显腼腆。

  从云桂高铁建设时起,赵云龙就作为桥隧工提前介入,对桥隧施工质量进行监督。“那时候很苦,大部分地方路还没修好,几乎不通车,在深山里面一驻扎就是几个月。”赵云龙说,老工人一般吃不消,90后年轻人便成了桥隧工生力军。

  每个月有20多天,不是生活在工区,就是工作在铁路一线。对于这群年轻的桥隧工而言,青春的大部分时间都献给了大山大桥。身为工长,赵云龙常常每俩月才能回家待6天。“这条新开通的铁路线,比较忙,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去干。”

  在弥勒桥路工区,9个桥隧工负责养护99.189公里路段,有隧道15座,桥梁35座,涵洞83座,路基29.334公里。赵云龙能清楚地记着,每一座桥梁和隧道的位置,叫什么名字,长什么样子。“闭着眼睛都会有概念。”

  “像我们桥隧工,活跃的舞台就是这些大山里面。山肚子、桥底,几乎没人去的地方,人迹罕至的地方,就是我们活跃的地方。”

  云桂铁路南盘江特大桥位于云南省红河州与文山州交界处,横跨南盘江,全长852.43米,是目前世界上最大跨度客货共用高速铁路特大桥。图为一辆列车高速驶过大桥。新华网 聂晨静 摄

  为列车安全通过 他们保驾护航

  从云南交通职业学院毕业后,21岁的赵云龙进入铁路系统,成为一名普通桥隧工,一干就是6年。

  从米轨铁路到准轨玉蒙铁路,再到云桂高铁,时光如同列车一般,给赵云龙一种加速流逝的感觉。“尤其来到高铁线以后,基本是晚上作业,有时候就觉得时间过得真快啊!”

  六年的桥隧工作,赵云龙从新人成长为一名工长。他还记得,自己刚入路时遇到的第一位老工长,教会了他严谨工作、关心工友。如今,在25岁工友李开奎眼里,赵云龙就像一位哥哥,“虽然他比我大不了几岁,但懂得特别多,业务能力非常强,我很佩服他。”

  六年的爬桥钻洞,也治好了赵云龙的一个“心病”。这位南盘江上的“蜘蛛侠”,在参加工作之前连站在三层楼上都会恐高。而现在,对于桥梁的高度,他已经习惯。爬到桥的最高处,他很喜欢往下看风景,“在人所能到达的其他地方,很难遇见这种美丽”。

  赵云龙说,像许多同龄人一样,自己当初选择做一名桥隧工,只为有一份工作。但干久了,就真的对铁路产生了感情。而且更多时候,精神上的意义,填补了工作的辛苦枯燥。

  “如果只是当做一份工作,真的,桥隧工很枯燥很无聊。”赵云龙说,“但如果把它想大了,高铁列车的安全运行,中国铁路事业发展,有了我们付出的一份力量,这让我很骄傲。”

  全长852.43米、主桥跨度416米的南盘江特大桥,动车组通过只需要4-6秒。但赵云龙和他的工友们,走完这416米,却需要来回攀爬共1482级近乎垂直的台阶,花上几个小时。

  这段时间内,不断有动车从赵云龙他们头顶呼啸而过。车上旅客也许不知道,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,有一群年轻的守桥人,默默为他们每一次的安全通过,保驾护航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滨州治白癜风的偏方